张飞

教育视(shi)野

为(wei)什么一定要上一所(suo)好(hao)大学呢?

作者:  发表时间:2018-08-28  浏览次数:


为什么一定(ding)要(yao)上一所好大学(xue)呢?

李柘远(yuan)

为什么一定要上名牌大学?从(cong)我的(de)耶鲁经历说起坦率讲,当(dang)年熬(ao)夜苦(ku)读时,确实(shi)有过(guo)累得(de)想骂人的时候(hou)。但学习之(zhi)后的成就感和长(zhang)进,就好(hao)像(xiang)品过(guo)好(hao)茶后的无限回甘。

    北大、清华、哈佛、耶鲁这些地方,就那么值得(de)人们前赴后(hou)继地向往(wang)甚至膜拜(bai)吗(ma)?如今“学历无用论”已不是新鲜事,既然这种观点获得关注乃至一部份人的认同,就一定有它存在的道理吧?

比(bi)如,最(zui)显而易见的是,当今很(hen)多商界精英、行业(ye)领(ling)袖都没镶过(guo)顶尖(jian)大学的金边:马云(yun),马化(hua)腾(teng),董明珠……更别提文艺圈的一众人生赢家了。而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即使进了哈佛,也是在辍学之后才开创了各自的事业帝国。

且慢,请(qing)让我捋一遍“学历无用论”的逻辑:因为学历和往后人生的“成功”没有必然挂钩——所以学(xue)历并(bing)非必需——所以(yi)在哪儿拿到学历(li)就没那(nei)么重要(yao)——所以好大学也(ye)就(jiu)不(bu)是(shi)非读不(bu)可了(le)。

可(ke)是(shi)(shi)等一等,读大学(xue),难道仅仅是(shi)(shi)为了给以后的事(shi)业做铺垫(dian)吗?上学(xue),什么时候被简化成了如此(ci)功利的一件事(shi)?

让(rang)我(wo)们暂且抛开“成功”不谈——忽略“为以后的事业发达增添砝码”这件事后,读一所好大学,到底对一个人有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?结合耶鲁求学经历,我想聊一点自己的拙见。

好大学(xue)不(bu)只教你(ni)知识(shi)和技能,更教你(ni)怎么学(xue)知识(shi)长(zhang)技能

在名(ming)牌大学(xue)读书几乎(hu)没有不累(lei)的。这(zhei)个累(lei),是苦心志,是劳筋骨。

其实,名(ming)牌(pai)大(da)学(xue)(xue)和普通(tong)大(da)学(xue)(xue)用的(de)教(jiao)材很多(duo)时候(hou)大(da)同小异,这(zhei)也意味着所学(xue)(xue)知识的(de)内容与(yu)难度并不存(cun)在天壤之别。经济专(zhuan)业(ye)的(de)学(xue)(xue)生都要从微观(guan)经济的(de)供需关(guan)系曲(qu)线学(xue)(xue)起,英美文学(xue)(xue)专(zhuan)业(ye)的(de)同学(xue)(xue)也都要读莎士(shi)比亚(ya)。

我认为(wei),优秀大学和普通学校在学习上的关(guan)键性差异,不在于“学什么”,而在于“怎么学”——学习的(de)方法和过程,有时真的(de)很不一(yi)样。

同一个知识点(dian),普通学(xue)校的学(xue)生可(ke)能(neng)只(zhi)掌握了皮毛,背一背概(gai)念,练几(ji)道习题(ti),浅尝(chang)辄止;名(ming)牌大学(xue)的学(xue)生却可(ke)能(neng)通过教授讲解、小(xiao)班讨论、课外研(yan)究、文(wen)献阅读(du)、论文(wen)撰写等(deng)多种方法,很深(shen)刻立(li)体(ti)(ti)地(di)消化一个知识点(dian)。

大二上博弈(yi)论(lun)(Game Theory)这(zhei)门课(ke)。开课(ke)时,教(jiao)(jiao)授先带我们一起看了《美丽心灵》这(zhei)部讲(jiang)述博弈论大(da)师、普林斯顿大(da)学教(jiao)(jiao)授约翰-纳什的电影,让(rang)我(wo)们初步(bu)了解了纳什其人、感受到博弈论(lun)的美(mei)丽。学习博弈论(lun)最基(ji)本的“纳什平衡”时,教授不但通过“囚徒困境”等经典例子解释这个概念是什么,还让学生们试着设计出不同的博弈论情景题,发给班里其他同学去找“纳什平衡”。这样,一个知识点的学习就能引申出各种learning practice,而每种(zhong)practice又加(jia)深了我们(men)对这(zhei)个知(zhi)识点的理(li)解。直到今天,我还对博弈论的各种概念(nian)记忆犹(you)新,这(zhei)一定(ding)得归功于当时的深度学习。

再举个(ge)例子。在(zai)一(yi)些(xie)学(xue)校写论文(wen),有时不(bu)得不(bu)说就(jiu)是个(ge)“东拼西凑”的过程。“稍微查点资料,这里抄一些、那里再补一段话,改改措辞变成自己的“论点”,看上去八九不离十,只要教授别刁难就能过关。”

在耶(ye)鲁,每篇(pian)论文都可以(yi)写得(de)艰苦卓绝。为了理出一篇(pian)论文的arguments,我经常要(yao)(yao)干掉几本书、跑上几次图书馆(guan)、查(cha)过(guo)几回期刊数据库(ku),有(you)时还需要(yao)(yao)和面(mian)(mian)对面(mian)(mian)教授交流观(guan)点。写(xie)的过(guo)程更是丝毫(hao)不(bu)能马虎,文章逻辑、遣词(ci)造句等(deng)方(fang)面(mian)(mian)都需要(yao)(yao)“庄严”对待;引用别人的观点和数据时,必须仔细做好注释、写全“参考文献”,否则就算抄袭,可能被追责。有些大四学生甚至会用一整学期来“憋”一篇毕业论文。当终于得到教授的肯定时,我有两个大四好友竟然当场喜极而泣。

经历这么多的“折磨”与历练,有必要吗?作为过来人,坦率讲,当年熬夜苦读时,确实有过累得想骂人的时候。但学习之后的成就感和长进,就好像品过好茶后的无限回甘。知识学得很扎实这点自不用说,更重要的收获,还是通过深度学习所提高的各种能力:阅读力,写作力,分析力,批判性思维等等。这些能力综合在一起,就加强了一个人的自学力。而好的自学力不但在读书时有帮助,在未来几十年职场的摸爬滚打里,也会使一个人获益无穷。

 

好(hao)大学,好(hao)在“好教授,好学生,好校友”

 

“近(jin)朱者赤,近(jin)墨者黑”的(de)道理(li)妇(fu)孺皆(jie)知。还有一(yi)条更通俗的(de)理(li)论,说一(yi)个人(ren)的(de)水平(ping),大约(yue)是与(yu)他交往最多的(de)五个人(ren)水平(ping)的(de)平(ping)均值。对大学生(sheng)而言,这(zhei)五个人(ren)几乎就是朝夕相处的(de)同学和教授,父母都不一(yi)定(ding)算得上。

20岁(sui)出头(tou)的(de)年轻人(ren),三(san)观尚未完全(quan)形成,性格也仍有可塑性。在蜕变(bian)成大人(ren)的(de)过(guo)程(cheng)中,每个人(ren)都或多或少受到身边人(ren)潜(qian)移默化(hua)的(de)影(ying)响。若想当一个优秀(xiu)的(de)人(ren),就最好多和比自己优秀(xiu)的(de)人(ren)在一起。

好大(da)学,关键的一(yi)“好”在于 “人(ren)”好。没有(you)一所好大(da)学(xue)不(bu)是人(ren)文(wen)荟萃、牛人(ren)辈出的(de)。在(zai)人(ren)才济济的(de)校园(yuan)里呆四年,你会接触到各式各样的(de)人(ren)才,通过(guo)和他们一起上课、写作业、运(yun)动、聊天(tian)、旅(lv)行、谈恋爱(ai),你将一直被他们的(de)正能量气场(chang)笼罩,不(bu)知不(bu)觉(jue)汲取(qu)到他们的(de)优点、逐渐变成更好的(de)自己。

耶鲁四(si)年(nian),让我(wo)倍感荣幸的一大收获(huo),就是与(yu)一群“超级厉害”的人成为师徒、同窗和校友。

每(mei)个(ge)耶鲁学生(sheng)的“厉害”都体现在不同方面。

有才华方面的“厉害”:满分学霸,音乐诗人,发明天才。有阅历方面的“厉害”:十年级的暑假一路卖艺游遍南美写出一本畅销游记;18岁和22岁代表美(mei)国(guo)连(lian)续参加两届奥运会击剑比(bi)赛并获奖(jiang)牌;幼时幸(xing)免(mian)于卢(lu)旺(wang)达屠杀,与家人十年(nian)后在(zai)美(mei)国(guo)重聚,长大后代表非洲难民在(zai)联(lian)合国(guo)演讲。当然,还有家庭出身(shen)方面的(de)“厉害”: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唯一的外孙,印度首富唯一的千金,全球著名金融大鳄的小儿子……

我和这些厉害的同学们一起揉着惺(xing)忪睡眼去(qu)赶清晨(chen)第一堂课,在(zai)图(tu)书馆(guan)啃(ken)书到天亮(liang),在(zai)星期五晚(wan)上的大派对(dui)上喝酒唱歌,在(zai)周末乘火车去(qu)纽约逛博(bo)物馆(guan)和艺(yi)术馆(guan)……我们探讨政治民主、生物实验与伦理道德、同性恋权利等深奥话题,更会一起在星空下畅想人生未来。每个耶鲁学生都在释放着积极上进的气场,在友好和谐的气氛里你追我赶。和这样一群人在一起,压根不敢偷懒,更不可能颓废。那些家世显赫的学生,也丝毫没有纨绔子弟之气。从他们身上,我感受到了低调、谦逊、彬彬有礼。

耶(ye)鲁的教授们,是一(yi)群实力引领学(xue)术(shu)界(jie),影(ying)响力延至政(zheng)商、文艺等(deng)各个领域的牛人。大学(xue)四年里(li),我有幸跟诺贝尔经济学(xue)奖获(huo)得者罗伯特-施勒(le)教授学习“金融市场理论”,同摩根士丹利前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-罗奇教(jiao)授讨论中(zhong)国未来的经济走势,向著名(ming)的耶鲁大学投资(zi)办(ban)公室首(shou)席投资(zi)官大卫-斯文森教授讨(tao)教投资秘籍。除了上课时(shi)能近距离接触传说中(zhong)的各位“人物”,我还有幸和教授们在生活中切磋交流:跟日文教授学习剑道,到德国籍的历史教授家里啃猪手喝黑啤,帮英文写作课教授打理后花园的花花草草。

因为四(si)年的同(tong)学情(qing)谊美(mei)好而难(nan)忘(wang),大家(jia)在毕业以后仍旧(jiu)保持着密切联系,以耶鲁校友(you)(you)身(shen)份(fen)为傲(ao)。不夸张地(di)说,地(di)球(qiu)的每个角落都(dou)有(you)耶鲁人(ren)(ren)在积(ji)极改(gai)变着这(zhei)个世界,哪怕是一座只有(you)两(liang)个耶鲁毕业生的小(xiao)镇(zhen),也可以成立(li)一个校友(you)(you)会。而纽约、旧(jiu)金山、伦敦(dun)等欧美(mei)大城市,更是有(you)上千上万耶鲁人(ren)(ren),从近百岁(sui)的老翁到二十多(duo)岁(sui)的小(xiao)伙都(dou)活跃(yue)在校友(you)(you)活动中。

 

 

毕业后我喜欢(huan)穿着带(dai)有YALE”四(si)个(ge)粗(cu)体(ti)字母的耶鲁汗衫(如上图)出游。而这个(ge)耶鲁人的标志,也几次帮我(wo)邂逅校友。

有次(ci)去北海(hai)道的函馆旅行,穿着耶(ye)鲁汗衫在漆黑的山顶看夜景时,走来一(yi)位日本老先生,激(ji)动地用英语问(wen)道:“你在耶鲁读书吗?”听闻我刚从耶鲁本科毕业,他更加激动地握紧了我的手,祝贺我完成学业,“我是1972年从耶(ye)鲁(lu)毕业的!”在这座偏远的日本小城偶遇大学长,我也很激动,用日语跟老先生聊起耶鲁往事。临别前,老校友递给我一张名片——原来他是三菱集(ji)团一位刚(gang)退休的关键高管。Leo君(jun),下次来日本,只要(yao)你(ni)在东京,就(jiu)要(yao)联系我哦。

还有一次到洛(luo)杉矶出差(cha)。在(zai)半岛酒(jiu)店(dian),我(wo)穿(chuan)着耶(ye)鲁汗衫(shan)坐在(zai)大堂吧写文件。大堂的女钢琴师满脸笑容地朝我(wo)走来(lai),“你一定是耶鲁人吧?(You must be a Yalie?”得到肯定答复后,钢琴师说她的丈夫和女儿都是耶鲁毕业生。“看到你真亲切,你让我想起了我女儿。Leo,如果你还能在这里呆上一(yi)阵,一(yi)定(ding)来参(can)加校(xiao)(xiao)友会的活动。下周,洛城的耶鲁校(xiao)(xiao)友会在好(hao)莱坞(wu)举办一(yi)场派对,梅(mei)里尔(er)-斯特里普(耶鲁毕(bi)业的(de)著名女演员)可能也来参加。

说起(qi)耶(ye)鲁的人就激动,有(you)些扯远了。总之,若(ruo)想在(zai)青春(chun)最(zui)好的几年里(li),结识一(yi)群高智商、高情(qing)商的人,和这群人成为朋友(you)/事业(ye)伙伴(ban)/爱人,让(rang)他们给你(ni)带去源源不断(duan)的(de)积极影响和改变(bian),你(ni)就应该努把力(li),考上(shang)一所好学校(xiao)。我相信,哪怕是只有一丁点上(shang)进心的(de)同学,也希望与优秀(xiu)的(de)人为伍,而不是和终(zhong)日(ri)打游戏(xi)吃(chi)泡面(mian)/发(fa)自拍修美颜/恋爱对象(xiang)换(huan)不停/浑噩度日胸无大志的同学玩在一起吧(ba)。

 

名校 = 更(geng)好的平(ping)台,更(geng)多的资源 -->“成功”更近

 

如果使人受益一(yi)生的学(xue)习能力塑造(zao)和出类拔萃的师生这(zhei)两点“好”还不能说服你下决心为名牌大学的入场券拼一把,那么我们再聊一点实际的“好”。

好(hao)(hao)大学带给(ji)学生的机(ji)会和资(zi)源往往是(shi)顶尖(jian)的。而抓住一个好(hao)(hao)机(ji)遇,你的起点就可能比别人高(gao)一截,毕业后(hou)直(zhi)接进入人生发展的快车道。好(hao)(hao)大学,好(hao)(hao)平台,好(hao)(hao)机(ji)遇——这(zhei)点其实挺不言(yan)而喻(yu)的(de)(de),但我(wo)还是想分(fen)享一个在耶鲁的(de)(de)小故事。

大(da)(da)三上(shang)学(xue)期(qi),我决(jue)定申请投资银行的(de)(de)暑(shu)期(qi)实(shi)习(xi)。每年夏(xia)天,华(hua)尔街的(de)(de)几大(da)(da)投行都(dou)会(hui)录取一(yi)些大(da)(da)三升大(da)(da)四的(de)(de)实(shi)习(xi)生,把(ba)他们分配到投资银行部、股(gu)票销售与(yu)交易部、研究(jiu)部等部门实(shi)习(xi)8-10周。实(shi)习生最(zui)多能拿到一笔相当于人民币89万元的(de)薪(xin)水,表(biao)现优(you)秀的(de)还能提前获得全职录用(yong)。这么好的(de)香饽饽,自然受到一众大三学生的(de)争抢。

实(shi)习面试开始前,几大投行的招聘(pin)团队通常(chang)会举(ju)办宣讲会,跟申请(qing)者“亲切见面”——告诉学(xue)生们投行是(shi)干什么的、“高大上”在哪里。那年9月,高盛、摩根(gen)士丹(dan)利、摩根(gen)大通、瑞银等几乎所有投行陆续造访耶鲁。他(ta)们派出的公司代表,从大老板到初级分析(xi)师,也多是耶鲁校友,与(yu)学生(sheng)们“唠嗑”时毫无距离感,除了分享正经的实习申请秘籍外,还会聊聊哈佛耶鲁橄榄球赛胜算、耶鲁最好吃的食堂,甚至当年曾有过的校园罗曼蒂克。

一众世界顶级投行(xing)的(de)(de)职员代表放下光鲜甚(shen)至自(zi)傲(ao)的(de)(de)姿态,在白天(tian)忙得焦头烂额之后,再搭两小时火(huo)车从纽约(yue)风尘仆仆赶到耶鲁,就是为(wei)了(le)能吸引更多(duo)这(zhei)里的(de)(de)学生应聘实(shi)习岗位。他(ta)们青睐“耶鲁”品牌,信任耶鲁学生的能力。这种待遇,是普通大学学生几乎没法得到的。

与(yu)我同届(jie)的一(yi)位高盛(sheng)实习(xi)生来自美(mei)国南方一(yi)所普(pu)通大(da)(da)(da)学,从大(da)(da)(da)一(yi)便开始积累银行、证券公(gong)司的工作经验。平心而(er)论(lun),他(ta)能(neng)力出众,踏实肯干(gan),绝对不输给(ji)任何一(yi)位常(chang)春(chun)藤大(da)(da)(da)学的实习(xi)生。可他(ta)费了比(bi)我多得(de)(de)多的努(nu)力,才换来实习(xi)机会(hui):没有一(yi)家投(tou)行到他(ta)的大(da)(da)(da)学开宣讲会(hui),他(ta)只得(de)(de)数次请假(jia)飞到纽约,参加各大(da)(da)(da)投(tou)行在华(hua)尔(er)街总部的“集体宣讲会”(面向所有院校学生开放);几乎没有一位大学校友在投行工作,为了取经和“套瓷”,他只得千方百计在宣讲会上要到了大佬的联系方式,数次发邮件毛遂自荐,才争取到一两个珍贵的面试机会;面试时,他甚至收到“不公正待遇”——当(dang)他问到(dao)无(wu)法进入(ru)下一轮(lun)选拔的原(yuan)因时(shi),某投行(xing)招聘经理竟非常不专业而旁敲侧击地(di)说是因为他来自xx大学,而不是哈佛耶鲁等target school”(“目标(biao)学(xue)校”,华尔街几大投行通(tong)常在target school招收绝大多数实习生)……

作为耶鲁(lu)学生(sheng),我比他幸(xing)运(yun)、幸(xing)福(fu)了许多。除了让学生(sheng)们在家(jia)门口参加宣讲(jiang)会之(zhi)外,数家(jia)投行(xing)为进一步表达诚(cheng)意,还(hai)在耶鲁(lu)组织了几十场一对一的coffee chat——员工请(qing)学生喝咖啡(注意(yi),是投行掏腰(yao)包),为他们(men)的实习申请(qing)出谋划(hua)策。高盛甚至(zhi)专门请(qing)华(hua)尔街上(shang)(shang)著名的金融培训师到(dao)耶鲁,给学生们(men)上(shang)(shang)课,一(yi)切免(mian)费。首轮面试(shi),一(yi)些投行更是将考官(guan)团队“运”到耶鲁校园,免了学生们赶火车去纽约的麻烦。而普通学校的同学呢?“抱歉,我们不会在你校组织现场面试。”“抱歉,我们没有针对你校学生的实习培训课。”“抱歉,你需要自行预定航班飞到纽约面试。”

故事讲得有(you)点啰嗦,但只是希望把(ba)名(ming)校学生得到的(de)各种“优待”毫无保留说出来。老实说,写到这里,我真有点为普通大学的精英们抱不平——他们很努力,很优秀,也许比名校学生更(geng)出类拔萃。可因为学校在名气和资(zi)源上不够(gou)给力,所以没(mei)法给予他们一个高(gao)平台、一条快车道、一份加速(su)度(du)。

我们(men)无法撼动这个现实,但我们(men)可以绕过它(ta)——凭努力,考进一所好大(da)学。同(tong)样优秀的两个(ge)人(ren),那个(ge)拥有更好平台和资源(yuan)的人(ren),往往会(hui)有更大(da)的胜算,不(bu)是吗(ma)?

回到(dao)文章的(de)最初——上一所(suo)好大学,有什(shen)么好的呢(ni)?希望上面的三点,给出了一部分(fen)答(da)案。

大多(duo)数人一辈子只会(hui)读一次本科,有(you)的人会(hui)再(zai)读个(ge)硕士/博士。一生(sheng)就这(zhei)一次,那(nei)么为何(he)不上个好学校呢?况且,好大学还有很多其他“好”:更棒的伙食,更美的校园,更多的奖学金……上大学,真的不只是为了拿一纸学历,而更是为了——在(zai)各(ge)方面让自己变得更好(hao)。

 

 


学校邮局        |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地址(zhi):浙江省(sheng)温州市瓯(ou)海区梧田温中路165号 校办:0577-86760802 邮(you)编:325014

推荐使用谷歌 搜狐 360 IE7以上的浏览(lan)器

Copyright © 2003-2018 浙江省温州中学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022855号

关于我们

xml地图 | sitemap地图
穿越火线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
镇魂街 猪猪侠 小马宝莉 速度与激情9百炼成钢 万古神帝 奔跑吧 奔跑吧 国乒首丢奥运金牌 杨毅 朱一龙 觉醒年代 守望先锋 美洲杯 刑侦日记 马斯克痛苦来源 高手问道 贰 铁人三项选手呕吐 该忘了 十宗罪 魔兽世界 釜山行 凯迪拉克 杨皓然实现大满贯 圣墟 天使与龙的轮舞 上海5人被浪卷走 贰 恰好是少年 大众 台风烟花逼近上海 女足 大众 完美世界 奥迪 西甲直播 十八岁的天空 帝霸 欢乐斗地主 项少龙全职高手 地下城与勇士 生僻字 杨皓然实现大满贯 逆天邪神 今年盛夏气候预测 项少龙全职高手 中甲 nba季后赛 巴勒斯坦 海贼王 张家齐陈芋汐夺金 网恋被骗八百多万 最强狂兵 海上繁花 炉石传说长安汽车 西甲直播 | 下一页
Baidu
sogou
百度 搜狗 360